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战后大动作 二

?热门推荐:
????文聘这个人,性格有些复杂。

????即使是牧景,恐怕也不敢说,他能彻底的掌控这个人。

????荆州如今归降与他麾下,昔日州牧府这么多人,不可能都杀了,不管文武,都会招降大部分的,而且会重用,毕竟治荆州,少不了这些人。

????除非是一些特别危险的,就会剪除。

????而在牧景眼中,文聘是一个比较性危险的人,杀和不杀,都在一念之间,有理由灭了他,也有理由留着他,最后还得看,牧景自己的决断。

????其实牧景对文聘印象不太好。

????主要是这个人前后性格颠覆的厉害。

????一开始,牧景会认为,文聘这个人,能被刘表托付重任,绝对是刘表的死忠,所以只要有机会,先打他,对战上了,绝对是要在战场上斩了他的,不给他活口的机会。

????可偏偏,此人性格反转起来,连牧景都有些难以置信的地步。

????按道理来说,刘表绝对是一个多疑的人,但是刘表愿意相信文聘,麾下大将无数,却委以他为麾下第一心腹爱将之名,这说明一件事情,他对刘表足够的忠心。

????可他偏偏,第一个做出了归降牧军的动作,虽然这是掩耳盗铃,隐藏性的归降,可他就是放弃了刘表。

????所以在牧景看来,他的忠诚是建立在希望之上的。

????刘表若没有败,若没有落入牧景的手中,哪怕丢了江夏,他都能接手,牧景相信,文聘这个人,最后是会为刘表而死战到底。

????可偏偏,荆州没有败。

????刘表却败了。

????他希望被打破。

????这时候的文聘,已经进退两难,打也不是,降也不是。

????所以最后文聘选择了另外一条路,险死而生,在不可能之中,搏出一条属于他自己的活路。

????不得不说,这个是一个极其聪明的人。

????如果他直接投降牧军,不说他自己的名声尽毁,甚至不会有任何效果,为了打压荆州军,说不得牧军还会斩他头颅来祭旗,直接开战。

????可他最后反其道而行。

????在战场上败给了牧军。

????一来,他把手中的兵力都送出去,这样代表,他文聘没有反抗之力了,没有反抗之力,自然就不足为道,这大大的减负了他身上的危险。

????第二,他还因为这一战,给牧军创造了一个机会。

????如果文聘不败,荆州军的斗志就没有这么容易被击垮,不管是长沙韩玄,华容道的张允,都不会轻易的投降,偏偏就是他这一败,把荆州最后的士气击垮了。

????这个人情,明侯府记住。

????这时候,与公于私,都不能杀了文聘。

????于公,俘虏都杀,荆州降卒,必然是人心煌煌,到时候大好的局面,就会毁于一旦之中。

????于私,文聘不管是无意还是有意,总而言之是帮了明侯府,这种恩将仇报的事情,能不做,还是最好不要去做。

????“老实说,文聘这个人,的确很合适,但是我感觉有点危险!”牧景轻声的道。

????“你是说他的反复!”

????戏志才皱眉,眸光试探性的看着牧景。

????“不,我是说他的心思,让我琢磨不透!”牧景眯眼:“你真的认为,他是故意投降的吗?“

????“主公还有怀疑?”戏志才有些明白牧景的话了。

????“是有点怀疑!”

????牧景道:“按道理,他是刘表麾下第一心腹爱将,刘表你也知道,这人疑心重,他会这么容易相信一个人吗,他既然相信了文聘,说明此人有过人之处,他进攻宜城,表现的中规中矩,同时也暗藏归降之意,但是他确是第一个出头的,需要这么着急吗,难道等到大局定了,他在来这么一出,不更显得他的意图吗?”

????“我倒是认为,他诈降的几率不高!”戏志才说道:“如果他当真如此的忠心刘表,那在江夏战役之后,必然抱着和刘表殉葬的心思,可为什么还做这么多事情,有些说不过去!”

????“人心叵测!”

????牧景道:“只有你想不到人,没有这世界不存在的人,一个人一颗心,你永远都想不到,别人的想法,我们只能推测,和怀疑而已,虽然有些天马行空,不切实际,但是我却认为,这种可能性,不能排除!”

????“那文聘就不能用了!”

????“错!”

????牧景道:“洽洽好相反,我要用他!”

????“你要火中取栗?”

????戏志才眯着眼,眸子直勾勾的看着牧景。

????“不行吗?”牧景咧嘴一笑,然后解析说道:“你我也是人,你我也犯错的,我们不能在这里推测一下,就决定一个人的命运,现在他文聘付出了代价,我们就要对他有足够的公平,而且不给他机会,你永远都不知道,他到底是怎么想了,他是良禽择木而栖,还是给我来一出人才牧营心在刘,这都要看他的表现!”

????“玩火者,必!”

????戏志才道:“你可要想清楚了,这可是最精锐的荆州兵卒,而且还是水军精锐,我们目前在长江水道上,最缺乏的力量,要是乱起来,可就不好玩了!”

????“不至于!”

????牧景道:“只要你齐头并进之策能起作用,他文聘就算暗藏祸心,也有作为,制衡他的人,很重要!”

????“我想到的一个人!”

????“我也想到了!”

????牧景和戏志才对视一眼,相继了笑了。

????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????荆州之战,落下帷幕。

????一则则信息,不断的从荆州传出去,进入一个个诸侯的案桌之上。

????江东。

????柴桑。

????“荆州这么轻易的就被他牧龙图拿下了,我们功亏一篑……咳咳咳!”

????孙坚的面色异常的苍白,看到手中的密函,更是的怒火冲霄,甚至忍不住牵动了体内的内伤,咳嗽声猛然的响起,一口淤血还吐出来了。

????“父亲,郎中已经说了,你的伤很严重,伤及肺腑,轻则功力全废,短命折寿,重则卧榻不起,苟延残喘,日后万万不可轻易动气!”

????孙策马上上前,扶住了孙坚。

????“某知道,但是不甘啊!”

????孙坚一想到,战死西陵的无数儿郎,包括他最相信的谋士,数十年出生入死的好兄弟,程普也战死此一战,他就一场的悲愤:“我们付出了这么多,却让此卑劣小儿夺取了荆州,某心有不甘!”

????“父亲,现在你最重要的是,先养好伤,其他的一切,都不要想了!”

????孙策赶紧说道:“江东的事情,先交给孩儿,至于荆州,孩儿向父亲保证,此仇此恨,如此之大辱,他日吾必能从他身上夺回!”

????“咳咳咳!!!”

????孙坚又咳嗽起来了。

????西陵一战,他和孟获拼命,孟获的野性不灭,注定必其他武将更加的狂野,拼到最后,若不是自己略胜一筹的功力,加上自己最后舍命一击,恐怕他已经葬身西陵。

????可即使如此,也留下了不可治愈的内伤。

????逆转经脉,汇聚全身的功力,搏命一击,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战法,能不用最好不用,因为后期的调理起来了,也很艰难,严重的甚至会经脉断裂而亡。

????即使轻度了,也会好像孙坚现在这样,体内的五脏六腑的经脉都被灼伤,从一个虎虎生威的猛将,变成了一个喘息两口气都会牵动身体伤痕的病夫。

????“来人,马上叫郎中,父亲,我先扶你进去休息!”

????孙策看到孙坚的伤势加重,紧张起来了,连忙扶着孙坚返回后院厢房,让他躺下来休息。

????郎中急急忙忙走来。

????检查了一番,然后对着孙策说道:“少将军,万万不可再让主公受到刺激了,他的身体已经很虚弱了,要是在崩裂了经脉,谁也救不了他,接下里,主公必须要静养,最少静养一年,才能恢复四五成!”

????“不能痊愈吗?”

????孙策瞳孔睁大,眼眸深处血丝攀爬。

????“这不可能,就算最好的药,也弥补不了他体内的暗伤,武者凝练内劲,凝结罡气,气走奇经八脉,贯通身上大穴位,气血流通,气力增强,但是这是一柄双刃剑,能让人变强大,爆发起来,也能从内部损坏经脉,外伤容易治,可内伤难痊愈,主公这个程度,要是放在一个普通的人身上,早已经七孔流血而死,他还能压得住,是因为他体内那一股强悍的罡力,即使如此,他也只是苟延残喘,以后他绝对不能继续征战沙场了!”

????郎中是孙家的嫡系郎中,绝对的忠诚,说话也不会兜兜转转,很直接,也坦然。

????孙策长叹一口气,其实他也知道,是这个结果,只是有一丢丢不甘心而已。

????侍奉孙坚睡下之后,孙策才离开后院,走进前堂。

????周瑜正在恭候。

????“最新的消息!”周瑜轻声的道:“我们派去长沙说降了使者,被斩了头颅,送回来了!”

????江东在长沙有根基,毕竟当初孙坚可是长沙太守。

????“预料之中!”

????孙策道:“是一步错,步步错,江东,已经落于下风了,荆州的争夺上,是没有机会了,不过我想不到的是,牧龙图居然这么轻而易举的就拿下荆州了,荆州那些人,都是废物!”

????荆州的不作为,让孙策不太爽。

????要是荆州敢打一场。

????他倒是还有一点机会,能趁乱再一次杀入荆州,就算不能夺取荆州,也有机会趁着牧军和荆州军两败俱伤的时候,趁火打劫,先把长沙要回来。

????但是现在,一点机会都没有了。

????“伯符,此一败,人心煌煌,主公如今又被伤至此,很难强硬的站出来了,我怕江东内部……”

????周瑜轻声的提醒。

????“我知道!”

????孙策心中有数,他是一个少年雄主,除了还有些冲动,还有些的朝气之外,城府心计,能力魄力,只在孙坚之上,不在孙坚之下:“关中一战,荆州一战,皆败,还出尔反尔,撕毁和明侯府的盟约,现在江东内部,对我们的有意见的,不会在少数!”

????“那你打算怎么办?”

????“简单!”孙策道:“把我们治理江东的治所从吴县直接迁移秣陵!”

????“好主意!”

????周瑜眸光一亮:“这个消息,必然能让那些世家暂时兼顾不了其他的,而且还能挣脱他们的掌控,只要站稳脚跟,日后便能进退自如!”

????“荆州我不想了,大丈夫输的就要认,这一次,我忍了,等我布置好了柴桑防线,就与父亲返回秣陵,攘外必先安内,先把江东内部稳下来,再把九江稳住,巩固我们江北地域,至于你,公瑾,你去替我做一件事情!”

????孙策道。

????“什么事情?”

????“去见见张津,给他最后的机会!”孙策眸子冷厉:“我们失了荆州,不能再失交州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