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六十一章 磐莽脱困

?热门推荐:
????而此时的沈文裕却绝不会与李天畤拼命,眼看胜券在握,他只需要死死的缠住对手即可,一见绿光闪过,他立即催动血遁大法逃的远远的,一旦李天畤收回叶刀,他便又随即跟上纠缠,这一招屡试不爽。

????但未料到这一回,叶刀如疯了一般紧紧追着他,如影随形,沈文裕接连变换血族数个古老的图腾都没有办法摆脱,没办法,只好回头硬杠。

????熟铜棍被叶刀砍了两个大豁口后,沈文裕骇然发现,能把叶刀催动到巅峰状态,李修成一定就在附近,可是他看不见对手,也很难凭借神识捕捉到对手的气息,这是之前没有过的事情。

????如果真的硬拼,沈文裕没有任何把握能留住李修成,所以只好又跑,只是没弄明白,李修成为什么会突然发癫而不顾大局,非要跟他拼个鱼死网破?

????就这样打打停停,沈文裕被叶刀逼的满世界乱窜,最后迫不得已向东南方远遁而去。而叶刀发出惊天的轰鸣声,示威一般的在天际划出一个半圆,朝来路飞去。

????沈文裕没想明白的问题,其实是李天畤在激愤之下,躯体内发生了重大变化,不但李修成的元神醒了,金身也被惊醒,对于甲丑的离去,李修成没有任何表示,冷漠的连声叹息都未曾发出,便又借着睡去,他虽然度过了虚弱期,但觉醒到了关键的时候,此时分神便会前功尽弃,没有能力出来打架,任何表示和行为都毫无意义,所以接着睡。

????但是金身不同,很想打架,两个小金人融合以后,经过深眠,已经消除了长期割裂分离之后造成的虚弱与不适,尽管还无法达到李修成在修成金仙时所拥有的巅峰状态,但也相差不远,重新融合就代表着新生,他拥有李修成在仙界时的一切记忆和意识,可他沉寂和混沌了太久,需要天上地下的遨游一番,迫切要看看这个凡间世界,更需要酣畅淋漓的打一架,是的,必须要打上一架。

????所以沈文裕撞上了李修成曾经的金身,所以他极为狼狈,狼狈到都没有察觉到天穹之上那道耀眼的金光存在,金光藏在炙热刺目的日光中,默默注视着叶刀追逐下的沈文裕,寻找机会力求一击将其切成碎片,但对手逃遁的手段太多,而且对危险的预知也十分敏锐,居然就那样不顾一切的逃了,彻底逃了。

????极为不甘的金身在收到李天畤的连续召唤后才愤愤不已顺原路返回,而此时的李天畤又接连重创了两批围堵的神魔后,终于到达了无名山外围,远远见到地宫的废墟,在群山如同一个凹陷圆形大坑,而大坑中央那根挺拔的立柱已经摇摇欲坠。

????就在此刻,摇摆中的巨大立柱似乎受到了某种外力的冲击,缓缓的向一侧倒塌,八棱紫金锏的锏身在崩裂,锏体随着碎石不断掉落,炫目的橙金色光华在缓缓淡去,它在屹立了两百多年后终于没能扛住各种外力的破坏,轰然碎裂,从某种意义上讲也算完成了它的使命。

????整个废墟都在剧烈的晃动,继而引发周围群山的震动,凹陷的圆形大坑掀起冲天的巨浪,无数山石泥土被喷向高空,一股暴虐的气浪向四周飞速蔓延,天地为之变色。

????李天畤知道来晚了一步,随着八棱紫金锏的崩塌,磐莽以及他身边的三头鬼蜮大魔鬼都已经彻底脱困,马上就要冲将出来,他暗呼一声可惜,腾身到更高空,手腕一翻,口中默念符文神语,一方硕大无匹的方印出现在半空中。

????印柄上七彩霞光,九头鸾凤盘踞其上,忽然振翅引颈长鸣,方印顿时变得犹如实质,隐隐发出雷鸣声,李天畤的元力疯狂的灌注在印章之内,神藏中的元气之海迅速下降了一半,印章正中央出现一道巨大的半圆形符文时隐时现,这道最为简单的符文很少有人认得,就是李天畤也不知其所以然,那是代表虚空的混沌之源。

????‘神罚之印’在李修成的金身彻底融合之后,终于呈现出这道大神通的终极形态,以混沌糅合毁灭复生之力,集天地元气,笼罩和灭杀印下的一切生灵。

????印章骤然间大方光芒,刺目的光华下无人敢于直视,就连日光都为之黯然失色,整个无名山忽然狂风大作,飞沙走石,躁动的气流在激烈的冲撞,风云变幻,宛若末日景象。

????“李修成!你想被大道法则反噬么?!”一个粗旷的声音自地底传来,在这风云激荡中居然毫无阻塞,充满了愤怒与不甘,随之,隆一声,一道浓稠的黑烟冲天而起,化作一个极为魁梧的身躯。

????身躯挺立在废墟上,肤色如黑炭,如鬃的长发迎风飞扬,浑身的肌肉如同铜浇铁铸,脖颈两侧各有一道巨大的疤痕,正是失去了两颗头颅的磐莽,这不是他的本体,而是被镇压了两百多年的元神,却依然宛如一个活生生的磐莽,他昂首怒目,直视着巨大的方印,想要透过方印,看穿云层中的李天畤,可是转瞬间,他的双目便被方印耀眼的光华给刺瞎了。

????但仅仅是片刻后,磐莽的双目再度出现了光彩,那是深不见底的黑色,犹若深渊,可是很快,深渊在又光华中湮灭,磐莽的双目复盲,可又以更快的速度呈现出了另外一种光彩,暴虐而血腥,九头鸾凤长鸣,磐莽的双目再瞎。

????便是在这反复的对抗中,空中的李天畤却被磐莽的一句话给震在了当场,他不怕大道法则的压制和反噬,但实实在在的惊出了一身冷汗,他忽然想起这里是无名山,是凡生世界,刚才悲愤情急之下,浑然忘记了‘神罚之印’的终极形态究竟有多大威能。

????虽然他从未尝试过,但在李修成的记忆里,神魔两界大战的后期,他动用过这种形态,仅仅一次,一印之下,山河巨变,生灵涂炭,魔界大陆的一角被大印砸的彻底崩塌,巨印之下成了一片修罗场,这种威能,脆弱的凡间界如何能承受的了?该有多么严重的后果?

????可李天畤岂能眼睁睁的看着磐莽和肖衍达逃离?

????“你出来了,便要回去,否则今日你死我活!”

????“正有此意,你可敢收了大印,与我公平一战?”

????“肖衍达,你莫要往地下钻!”云层又出现一个声音,李修成的金身终于赶到,冲着废墟大喝道,“大印之下谁也逃不掉,我很好奇,你在血族中如何称呼?”

????“呵呵,肖某寂寂无名之辈,难入战神法眼。”一身是土,面脸是血的肖衍达慢慢的从废墟下面爬了出来,他狼狈不堪,嗓音也极度沙哑,但也不似在地下吟唱时那般难听,短短的时间内,他试了无数种手段,果然如那金身所说,大印笼罩下,他真的逃不掉,既然逃不掉就索性爬出来了。

????“血河,绯羽大人的弟子,堂堂战神莫非没听说过?”磐莽居然一口道破,他似有不甘,还心怀怨气,实则想分散李天畤的注意力,如果能趁机挑拨一番,他也不介意再把血河的老底子揭一揭。

????在磐莽的眼里,合作就是交易,只有强者说话,在地宫现场,若没有这‘神罚之印’,他便是最强者,李修成还远未恢复到巅峰状态,相信这一印砸完,李修成的元力便会迅速抽空,区区金身还不是他对手,而且磐莽不认为对方真敢砸下这惊天动地的一印,即便是砸下,他也死不了,还有两颗头颅和魂魄在其他地方,凭借着强大的修为和底蕴,他依然能复生,就是痛苦一点,尚能忍受。

????“磐莽大人好手段。”肖衍达冷笑,随后对着半空一拱手,“鬼蜮小族,不值一提,若非磐莽大人相迫,我也不会冒险采用这般下作手段,可事情既然闹成这样,肖某甘愿受罚,给战神殿一个交代。”

????“你是血河,那么沈文裕就是紫风,果然好手段,血族的能量今日让李某大开眼界。”李天畤此刻已经切断了对大印的元气注入,巨大印章夺目的光华在渐渐敛去,这一印他断然无法砸下,但可以利用‘神罚之印’的笼罩神通暂时困住磐莽与肖衍达,伺机逐一杀之。

????李天畤微不可查的举动难逃磐莽的感知,而且他的双目再度睁开后并没有被方印的光芒刺瞎,便知道自己刚才一句话就让李天畤难下决心,不由的心底冷笑,曾经的对手和仇家不服当年之勇,投鼠忌器,这便是软肋。

????“可是李某刚才也说过,今日你死我活!”

????李天畤的话音刚落,一抹翠绿色划出了一道笔直的光迹,轰隆一声狠狠的砸在了磐莽身躯不远的废墟上,同时一声凄厉的惨嚎后,鲜血狂喷,飞石乱溅,一头黑色大神魔的身躯被弹了出来,尸首分离,如同山猿一般的头颅长满的黑色毛发,双目极为愤怒和惊恐,叶刀瞬间便将隐藏在下方的一头大魔鬼给灭杀,连魂魄也没有逃掉。

????“你胆敢在老夫面前枉杀!?”磐莽勃然变色,双手一划,其掌心便生出了一个黑色的光球,缓缓旋转,越转越大,黑的犹如墨汁凝成,缓缓发出的黑色之光,居然能抗衡方印的光华。